新闻中心 > 正文

插熟睡中的母亲

时间: 来源: 插熟睡中的母亲

香奕的这种自然并没有持续多久,插熟睡中的母亲在全班同学包括香奕举行完升旗仪式回到教室的时候,这个教室似乎并不是自己的那个教室。教室的黑板上赫然用不同颜色的粉笔写着“香奕,我爱你”五个大字。这还不算完,在教室的后面,竟然出现了一张横幅,横幅上也写着和黑板上相同内容的字眼。横幅下面,若水正拿着准备好的玫瑰花,安静的等待着全班同学升旗结束回来。若水帅气的脸上泛着些许的红晕,手正焦虑的不知道要该放在哪里。看得出来若水很紧张,真的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怎么可以在升旗仪式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这么多繁杂的事情。

这一天的所有课,大家都心不在焉的。课堂上的氛围一片死寂,这种气氛似乎也带动了上课的任课老师,任课老师很生气,一再的对我们咆哮:“你们现在已经是高二了,别以为你们离高考很远。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还是以这样一种状态去学习,插熟睡中的母亲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们的高考的结果只能够是再来一年。”

“行了行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插熟睡中的母亲我还能不知道。”

“哪有,我明明就没有,插熟睡中的母亲只是看不过去而已嘛”石小兰还在努力狡辩中。

“要是一直如此多好啊,悠哉犹哉,,不亦乐乎。”埋胸的头摇来摇去,声音断断续续。“可是,在这宫中我这皇后的位子即使是摆设还是有很多人抢都抢不赢,我今后的日子可能就不会如此平静了。”我感伤了今后悲惨的人生,插熟睡中的母亲哪知却被翠儿拉起头来。

香奕呆呆的看着若水。看样子,插熟睡中的母亲她似乎也被若水的喊声给震到了。也许在香奕的心里,若水原本就只是一个温柔不会发脾气的大哥哥吧,我猜想。

“饶了我吧翠儿,我才不干这些事呢,我要的是好玩的事情啊。”来回肆意扳动身躯,不一会儿,插熟睡中的母亲床单什么的就被我弄成一团。

定眼一看,插熟睡中的母亲“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是两个人惊讶的异口同声的问。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现在与那天香奕的“大便”风波已经隔有一个星期了。我躺在床上,安静的一个人在发呆,此时的香奕已经睡着,这一个星期对于香奕来说简直有点度日如年,虽说在当时班上的同学最后被若水的声音给镇了下来。但香奕在班上同学们的矛盾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虽说香奕的身旁一直有着若水的身影,若水真正做到之前他在班上说的那句:“如果谁在再说一句把香奕赶出这个班级,我若水就更谁势不两立!!!”新转来的若水也由于香奕的原因得罪了好多班上的学生,再加上若水最好的朋友德容最近由于参加代表学校的比赛已经不在班上好多天,这使得若水更加的无助。不光是若水,就连我和霜华也受到了些许的牵连,霜华有时候分配任务都有些困难。香奕还是一如既往没怎么理会若水,看着香奕现在熟睡的样子,我真的想不出来现在的她竟然还可以睡得这么的安然无恙。也许最近经历了这么多的香奕,早已经忘记以前富家小姐的身份了吧。至于香奕为什么一直对若水如此的冷淡,我曾经无数次的问过香奕本人。起初香奕一直保持的沉默,最后想来是被我问烦了。冷冷的回了我一句:“我这么做,插熟睡中的母亲都是为了若水。”

正琢磨着要点些什么菜,插熟睡中的母亲突然,石小兰隐隐约约听见一阵一阵的啜泣声传来,听声音像个女生。怕是受了什么委屈吧,石小兰心想。

·“对了,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呢。”花北看着君墨,眼中

·是了,这耳环是自己弄丢的,哪用得着沈夜笙还……没什么道理这不

·场内一阵惊呼,大家都开始探讨起这位老人,所谓国际著名,一生大

·云逍和川漓他们已经在怡然庭等了好一会,见牧辞和漱梦进来庭中小

·进宫后,蓝若香直接被领去了皇后那里。

·“是红线。”良辰淡呵道。

·“谁来!”

·红线看着红梅白皙纤细的手在琴弦上来回拨动悦耳的旋律响起,她不

·沈知忆看这自己喜欢的人心生雀跃,脸颊上仿佛涌现出一股自己无法

·“哎呦,那可得好好休息休息。年轻人啊,学习也不能太拼了,还是

·话落,萧谨尘起身甩甩衣袖,看着苏七坐在圆椅上垂着脑袋思量的模

·“没别的了。”他只能说,“今日贸然前来,还望海涵。”

[责任编辑:插熟睡中的母亲]
网站地图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